beplay体育iso下载

苦麻园(九)——稻草蓑衣漫漫长夜

  杏儿戴着斗笠,佝偻着身子毅然前行。她,神情忧伤,但平静而坚定。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也不知道将面临怎样的遭遇,她心里只有一种感觉——终于解脱了!

  从杏儿告诉孩子自己出走的决定时起,女儿也同时作出了决定——跟随母亲出走!她知道母亲不让跟,只好偷偷地跟在后面。为了不让母亲发现,她与母亲一直保持着足够的距离,但又不离开母亲的视线。就这样,走着,走着,走了一程又一程,经过了一个又一个村庄,不知道走了多少路。她感觉从来没走过那么远的路,漫长得就像走到了天边似的(后来才知道,其实只走了20多里地)。

  天色越来越暗,静寂的马路上空无一人。女儿害怕了,她怕天黑,如果把母亲跟丢了,就再也找不回来了,于是不由自主地追了上去……

  终于,杏儿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,一回头,一个浑身湿漉漉的、脸上流淌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女儿,赫然出现在眼前!

  她停下脚步,决定在附近的一个村子借宿一晚再说。于是,娘俩来到一户人家门前,杏儿说,自己因为家庭变故出来要饭。那人家看着可怜,就给娘俩一碗红薯粥,可谁也吃不下,只是请求给一处睡的地方。那好心人家在地上铺了稻草,让母女俩睡下,并拿了一件蓑衣给她们盖在身上。

  夜里,母女俩紧紧相偎,泪水潸然。女儿知道母亲去意已决,不敢再求母亲回家,只是恳求母亲别赶她走。

  “娘,让我跟着你吧。你有病,我得在身边照顾你。你“气急”的时候,我熬枇杷叶汤给你喝,给你平气。你别赶我走!”女儿央求着。

  “不行,你得回去!娘离开家,是因为娘在家,家里就不得安宁;可你还小,你得在家过正常的日子,况且爹身体不好,爷爷奶奶老了,他们需要有人照顾。”

  说服了女儿,第二天一早,杏儿与女儿在公路边挥泪告别。女儿向南,回家;杏儿向北,不知去向何方……

上一篇: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。

下一篇:没有了